“寻找光明”的光明牛奶被处罚为何引发公众质疑?

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近日发布的处罚信息显示,光明乳业股份有限公司因违反第九条第(四)项规定,发布广告损害国家的尊严或者利益,泄露国家秘密;被上海市市场监督管理局作出罚款30.0000万元,责令停止发布的行政处罚。

资料显示:光明乳业前身为上海可的牛奶公司,1996年光明乳业股份有限公司成立,其控股股东为光明食品(集团)有限公司,最终控制人是上海市国资委。

处罚信息显示,该行政处罚决定书文号: 沪市监总处〔2020〕9,作出行政处罚决定日期: 2020年09月27日。

其实,这个案件还有一个重要问题:那就是是企业委托合法的企业从事经营活动,由此产生法律责任,企业还用承担责任么?

从新闻报道来看,光明乳业是将广告发包给了合法的经营广告公司,广告公司用自己的名义从事经营行为。

但记者查看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发现,这份沪市监总处〔2020〕9号的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内容与上海市市场监管局发布公告的内容一致。

处罚决定书指出,光明乳业在2018年6月8日—2020年4月9日,通过官方网站对外发布含有“中国地图”的《2016年-2020年光明乳业股份有限公司战略规划》视频广告,其中使用的中国地图,“未将我国领土表示完整、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xsjzwbbs.com/,欧洲杯捷克准确。”

光明乳业的上述行为违反《广告法》第九条第(四)项之规定,“损害国家的尊严或者利益,泄露国家秘密”,被责令停止发布违法广告、罚款30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该广告系光明乳业委托上海曦梦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另案处理)制作,广告费用7万元,已结算。10月18日14时40分,光明乳业在官方微博回应:称视频制作方工作疏漏,未将我国领土标示完整、准确,已停止发布该视频,将深刻检讨并认真吸取教训。

从法律理论上讲,上海曦梦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就当承担全部责任。由于行政处罚法没有明文规定,理论界就主观过错的地位形成了归责原则和构成要件的两大歧见,势必严重影响了行政处罚的实施。国家公权力在特定情形下得以介入社会籍以维护秩序,故“必要的恶”具有坚实的法哲学背景。仅依据立法的明文规定界定主观过错在行政处罚中的地位,符合形式法治的要求,却相悖于法治理论乃至行政法治理论的发展。超越立法的明文规定,将主观过错作为行政处罚构成要件,不仅满足行政处罚的本质要求和价值基础,而更能贴近实质法治的本质。

就上述案件而言,光明乳业将广告业务发包给上海曦梦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并无不当,而上海曦梦在制作过程中将地图制作错误,上海曦梦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是合法企业,而且双方合同实际履行,上海曦梦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应承担全部责任,上海公司错之有?

这个意义上,委托合同还是要谨慎,因为动辄要承担法律责任,不能不让行为主休担忧。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